在线投稿 (限新闻稿件,种植技术请到论坛交流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你的位置:水果邦 >> 新闻 >> 产区动态 >>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永乐艳红桃还有戏吗?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贵阳网   发布者:webmaster
热度54票  浏览237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5年9月01日 17:01
  ■核心提示
  
  阿栗杨梅不复当日之荣光,永乐艳红桃会步其后尘吗?今年,永乐艳红桃首次面对“价格危机”,也把这一问题摆在了永乐桃农的面前。
  
  果树品质老化、产业品牌缺失、市场竞争压力加大……在多重重压之下,在贵阳小有名气的阿栗杨梅近年来遭遇重挫,产业发展不尽如人意,其在贵阳的市场份额被来自惠水、龙里等地的杨梅蚕食。
  
  如今,阿栗杨梅的这一遭遇也发生在贵阳另一农产品“明星”永乐艳红桃的身上。要知道,永乐艳红桃与阿栗杨梅在地域、发展模式、遭遇的问题等几乎一致。
  
  尽管如此,省内专家、桃农、政府官员仍然对永乐艳红桃的前景表示“乐观”,认为“只要不自乱阵脚,前景还是看好的。”
  
  1阿栗杨梅的今天,永乐艳红桃的明天?
  
  说起本地水果,不少贵阳市民第一时间就会想到阿栗杨梅、永乐艳红桃、下坝樱桃
  
  从贵阳老城区驱车,经北京东路转128县道就进入了阿栗村。上世纪90年代初,阿栗村开始大规模种植杨梅。在村民刘洪全的记忆中,1992年至2000年是阿栗杨梅产业的鼎盛时期,产量高、价格好,全村80%的农户把种植杨梅作为主业来发展,户均收入4万多元,每到杨梅成熟季,村民们都是“躺在树下收钱”。
  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阿栗的杨梅树开始老化。为了保证品质,乌当区农技中心的工作人员曾建议分批次砍掉老树,栽种新树,却遭到果农的反对。因为在当时,阿栗杨梅口口相传的“名气”,每年仍能给村民们带来四五万元的收益。
  
  如今,面对杨梅品质的退化、价格的下降、管理成本上升等问题,阿栗村越来越多的果农开始“另谋出路”,小部分时间用来打理杨梅树,大部分时间外出做零工。市场上,贵阳市民用“脚”来表达自己的意见,少买甚至不买阿栗杨梅,成为不少市民的选择,阿栗杨梅在市民心中的地位日益下降。
  
  从阿栗村出发,顺着128县道,10多分钟车程后就是永乐乡。两地同为贵阳近郊的水果产地,无论是产业形成的时间段、产业发展模式和实施的产业扶持政策等,永乐乡和阿栗村都有着很多相似之处。
  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永乐乡引进首批艳红桃,逐渐壮大到6000亩,全村80%以上农户种有艳红桃,艳红桃价格的坚挺让农户每年能有三四万元的收入。今年,永乐艳红桃受到兴义等地艳红桃的挑战,首次面对价格下滑的现象,让永乐桃农很不习惯。
  
  相同的发展路径、相似的境遇,面对阿栗杨梅的前车之鉴,很多人不禁担心,今年首遭冲击的艳红桃是否会重蹈阿栗杨梅的覆辙?
  
  2永乐艳红桃今年的境遇,不代表它不行了
  
  “永乐艳红桃今年遭遇冲击,并不代表会一直走下坡路。”省果蔬站农艺师张诗莹认为,围绕桃树产业,春季赏花、夏季摘桃,永乐乡城市近郊观光农业发展的模式已经很稳定,这对永乐艳红桃的发展是很有利的。
  
  “从全省桃产业发展来看,永乐艳红桃的管理水平还是很高的,包括果树的修剪和新品种的引进都在逐步进行。而地处贵阳近郊,永乐果农的市场化意识也很强。”张诗莹说。
  
  张诗莹的话得到了贵州大学农学院博士、副教授陈红的赞同。从事桃子研究十多年的陈红说,每年大量的外地桃“冒充”永乐艳红桃销售,这说明永乐艳红桃已经有了一定的品牌效应;此外,贵阳近郊的水果采摘园并不多,永乐距离贵阳市区只有10多公里,发展休闲采摘游得天独厚,这也是艳红桃产业突围的出路所在,“当然,永乐艳红桃千万不能自乱阵脚,而且还要想办法解决果树老化、品牌缺失等方面的问题。”
  
  面对艳红桃价格“跳水”,永乐的果农也没有气馁。在水塘村果农夏祖全看来,艳红桃仍然是值得信赖的品种。依托着农家乐,今年,夏祖全的艳红桃卖到了20元/斤,仍供不应求。
  
  3永乐艳红桃
  
  欲实现“第二春”
  
  “危”中寻“机”。

  
  正如水塘村村支书龚道祥所说,他们错过了扩大或者说是保住“先发优势”的最好时机。不过,今年艳红桃价格“跳水”这一记警钟,也让大家行动起来。
  
  为了解决品牌问题,永乐乡政府把桃树主产区的五个村集合起来,准备联合成立一个公司。“以前虽然有商标,但对桃子的标准没有具体的规定,虽然推广了好几年,但效果并不好。现在,集合5个村的力量就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了。”龚道祥说。
  
  目前,几个村商量,准备选一批讲信用的农户,在每个村打造200亩的精品示范果园,把品牌做好。公司跟农户签订单,以高于市场价0.2—0.5元的价格收购农民的桃子,但是对桃子的品质要有要求,比如桃子不能有黑斑,必须要套袋,施用的肥料必须通过认证等。
  
  此外,借着贵阳市大力发展农村电商的契机,永乐乡成为全市五个“村淘”示范村之一。“随着周边蔬菜和水果基地的发展,永乐乡农业面临的竞争越来越大,以往不愁销的桃子都出现滞销的情况,农村电商成了迫切的需要。”绿宝石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黄美龄说。
  
  6月份,黄美龄把桃子放在一个微信公众号上做尝试,一个星期就成交了20多吨春雪桃;同时还在“一亩田”电商平台上发布产品信息,吸引不少客商来永乐收购农产品。“电商协会和电商运营服务中心已搭建好,我们打算通过电商平台,发展‘私人订制’业务,为桃和蔬菜销售增加一条渠道。”黄美龄说。
  
  本报记者 唐胜/文
  
  冉婧宇/图
  
  我们打理的是“农家乐+”
  
  ——几位乡村旅游创业者的故事

  
  以“农家乐”为代表的乡村旅游,被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称为城乡居民“5+2生活模式”主要载体。而“农家乐+”则是乡村旅游创业者的一种时尚说法。
  
  “农家饭”要升级“农家院”
  
  槟榔林掩映,竹篱笆环绕,木栈道蜿蜒。今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,多国政要夫人的造访,让海南省琼海市嘉积镇北仍村火了,每天游客络绎不绝,游客不肯错过的是“乡愁味道”。
  
  “乡愁味道”是北仍村村民王理强和村民自筹自建的农家乐。食材全部来自村民自己种的蔬菜、自家养的鸡鸭,是最地道乡村味道。
  
  2014年5月,北仍村开始建设“美丽乡村”,政府投资改造道路、打造环村绿道、建设排水排污设施。看到商机的王理强,赶紧从城返乡,和村民一共投资120万元,王理强以52%的股份成为“乡愁味道”大股东。
  
  “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创业机会。政府投资建设基础设施,为农民创业搭建了平台。”王理强说,开业以来,“乡愁味道”深受游客喜爱,春节期间,北仍村每天接待数千游客,今年5月,投资全部收回。35名员工大都是北仍村村民,村民从古老的传统农业,直接跨入现代服务业。
  
  作为一名喜欢学习的农民,他经常上网了解国家经济发展。“国家的机会来了,我们参与才会有大作为。”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与消费的决策让他大受鼓舞,他计划投资建设家庭旅馆,把“农家饭”升级为“农家院”。通过增加旅客过夜数,扩大消费。
  
  农家客栈:互联网+高铁
  

  “这段时间恰好是暑假旅游旺季,上月底合福高铁又开通,实在忙不过来。”宏村景区内的农家乐“宏达庭院”老板汪灶林向记者介绍,今年接待旅客总人数和收入同比增长近50%。
  
  宏达庭院位于安徽有名的宏村风景区内,负责人汪灶林2000年起就在风景区内经营农家客栈。目前“宏达庭院”可以提供住宿20个床位,100人用餐。独立卫生间、电热水器、空调、电视、无线WIFI应有尽有,全家四口年营收20万元以上。
  
  “我们这是农家乐+互联网!”随着网络技术发展,他们与携程、艺龙、去哪儿网都有合作。汪灶林说,开张营业之初,靠诚信经营,招徕回头客。前年请人帮忙做了个网站,今年与大众点评网合作,“没想到一上‘网’,生意火爆,前几天还有一些上海游客从大众点评上找到我们呢。”
  
  暑假过后,城里人上班开学,周一到周四生意较淡,但合福高铁开通,客源扩大,给他更多信心。“开店十五年来,今年是历史上生意最好的一年!”
  
  乡村音乐餐吧:以稀缺超越“价格战”
  
  乡村旅游业,就像所有新兴产业一样,迅速发展必然出现同质化问题。一些从业者未雨绸缪,开始努力以稀缺品服务超越“价格战”怪圈。
  
  31岁的陆军良是九华山友谊特色土菜馆老板。这家只有25平方米的土菜馆,复古式装修风格,还有别具一格的音乐餐吧体验,备受游客青睐。陆军良告诉记者,餐馆之前是母亲经营,自己在外打工。2012年回乡创业,接手餐馆,花了一万多块钱将小餐馆重新翻修,自己弹吉他唱歌,打造了一种怀旧风格的音乐餐吧。
  
  “同业恶性竞争令人伤脑筋。”陆军良表示,在农家乐+互联网的今天,同业的恶性竞争,可能在大众点评等团购网上反映出来。不少同行得到消费差评,辐射影响很大。“如果打价格战,我们的精细化出餐成本都不够。幸好很多顾客慕名来,我们这样的音乐餐吧在景区内是没有第二家的。”
  
  农家乐是我国旅游业大路货过剩、休闲类供应不足的一个缩影。“主题类休闲场所,在我们景区内是稀缺的,创业关键是瞅准商机。”陆军良准备将自家占地300平方米小院子改造成主题民宿,收集一些现在少见的老物件作装饰,打造一个九华山民宿标本。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