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投稿 (限新闻稿件,种植技术请到论坛交流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你的位置:水果邦 >> 新闻 >> 产区动态 >> 葡萄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浙江长兴葡萄为何异军突起?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   发布者:webmaster
热度255票  浏览299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5年9月10日 11:36
  白露节气,在全国葡萄的版图上,长兴的葡萄正好处于盛产期。今年,长兴葡萄种植面积达到4.23万亩,从这里销往全国的葡萄每年多达5万吨。
  
  很多人知道,太湖流域的长兴县,土地富饶,偏酸性的土壤适合葡萄生长。不过,更多的人可能不知道,十年前长兴还只有800亩葡萄种植面积。
  
  从这一颗小小的葡萄开始,长兴果农种出了一番天地。不少地方都来到长兴取经,可长兴的果农却说着两个不同版本的故事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?
  
  新品种
  
  老品种,

  
  哪个更吃香
  
  长吕公路两边,各有洞天。
  
  一边是陈淦泉的长兴红稔葡萄合作社,一边是杨佰堂的佰堂家庭农场,不过3分钟的步行路程,却种着截然不同品种的葡萄。
  
  坐在自己家缀满葡萄的藤架下,杨佰堂慢悠悠地点起一支烟。
  
  “市面上最常见的葡萄品种藤稔,这里一株也没有。”说起自家的葡萄,这位老农指着佰堂家庭农场里一条近50米的葡萄藤长廊,廊上挂着饱满晶莹的青葡萄,颗粒并不大,在藤叶间错落有致。
  
  “这是黄玫瑰,我去年从云南新引进的品种,今年市场价30多块一斤,是藤稔的近10倍!”这位老农对于自己与众不同的“宝贝”,语气里都是骄傲。
  
  在长兴,如今不少农户种葡萄之前,都要来打听一下,杨佰堂家今年种什么,又出了什么新花样。在这位老农的葡萄园里,总有着长兴最新的葡萄品种。当地的农户们都说:杨佰堂的葡萄园是个“百宝园”。
  
  这些年,“百宝园”花样百出,马路对面红稔葡萄合作社的负责人陈淦泉却“丝毫不动”。他主要种植四种葡萄:藤稔、红提、醉金香和夏黑,都是最常见的葡萄品种,售价每斤最高也不超过10块,其中藤稔种植面积就占了整个合作社的65%。
  
  陈淦泉对于自己合作社的经营模式信心十足,新品种价格高,但产量低,市场小;自家的“屌丝”品种价格低,但产量高,销路好。今年合作社里平均每亩葡萄销售额在2万元和1万6千元之间浮动。尽管今年天气连绵多雨,也完全不存在滞销的现象。
  
  “新品种卖到60块一斤,合作社里的人眼红,问我要不要赶着去种新品种。”面对合作社里人的提议,陈淦泉一口回绝。红稔合作社成立了8年,陈淦泉带着农户们跟周边10多个城市、20多个水果市场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,合作社里360户农户都相信他的判断。“我问合作社里的农户,60块钱一斤,比肉还贵,你舍得吃不?他们听了直笑,也不再提了。”
  
  重市场,精管理,哪个更重要
  
  1996年,杨佰堂从自家的4亩地开始,成为长兴县最早一批葡萄种植户。
  
  第一年,他种的是最普通的藤稔,自己挑着担沿街叫卖,每亩就创下了8000多元的收益。那时候一个鸡蛋只要2毛钱,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在300元左右。杨佰堂从此开始认定,葡萄一定能够带着自己家乡,走上致富的道路。
  
  转折发生在1999年。
  
  那一年,杭嘉湖地区发生了特大洪水灾害,葡萄地里的水足有一米多深,整整一个月不退。杨佰堂和长兴县的葡萄种植户们一样,颗粒无收,只能在洪水退去后补种上一点蔬菜,贴补家用。
  
  这件事给杨佰堂很大的触动,他开始思考,农业摆脱不了靠天吃饭的局限,农户可以把握什么?
  
  第二年,杨佰堂开始琢磨起其他品种。他远赴辽宁,引进了新品种“黄玫瑰”和“拉黑布拉多”,在长兴县试点种植,产量和售价都比普通的藤稔要高上6倍以上。2000年,杨佰堂第一个把葡萄新品种“美人指”引进了长兴。
  
  附近的农户都说,杨佰堂把准了市场的脉搏,一次也没错过。
  
  也是这一年,陈淦泉种下15亩葡萄。如今,红稔葡萄合作社已经是长兴县最大的葡萄合作社,共有3000多亩。陈淦泉从事葡萄种植之前做了多年的生意,用自己积累下来的丰富市场经验,带着合作社的农户们一起主动向外拓展,跑了国内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农展会。
  
  陈淦泉种的葡萄虽是“屌丝”品种,但在种植上也往精细化发展
  
  红稔葡萄合作社里的亩产都控制在2500斤以下,坚持不用生长激素。陈淦泉随手拎一串葡萄,上下抖动了几下,浑圆饱满的葡萄一颗也没有落下。
  
  “当时疏花疏果别人根本看不懂,甚至还有人看我是糟蹋东西,来拦我的。”陈淦泉说,一根藤上可以吸收的养分有限,果结得多了,营养和口感就一定跟不上。
  
  第一批果实丰收的时候,陈淦泉这15亩葡萄口感、卖相都优,收购价格每亩比平均价高了5000元。长兴县的葡萄种植户们开始恍然,原来不是结的果越多,挣得就多。
  
  新奇特,大众化,哪个是未来
  
  从“美人指”开始,杨佰堂一路“敢为天下先”,成为长兴葡萄种植的一面别样旗帜。
  
  2011年,他又在长兴县里第一个引进新葡萄品种“阳光玫瑰”。这种葡萄口感好、卖相佳,挂果当年就供不应求。长兴县上只有杨佰堂和他的一个表亲家里种植了这种葡萄,在2011年,彻底成了杨家的“卖方市场”。那一年,藤稔平均价格在4块钱一斤,新品种“阳光玫瑰”则卖到了60块。
  
  杨佰堂平时最爱听在上海当兵的儿子讲上海的新鲜事:上海的水果店连锁的多、卖的水果有中国台湾、日本和东南亚的……他说自己能感觉到,顾客的观念在变,批发商跟着顾客也在变。
  
  每次引进新品种,老伴总是心有不安,杨佰堂总是安慰她,落后就要挨打,种葡萄也是一个道理。“十年前网上能卖水果不?市场在变,怎么能十年前种藤稔,十年后还在种藤稔?”杨佰堂说起话来中气十足,一个反问句让我们哑口无言。
  
  不过,在陈淦泉看来,却有另一个故事。“大众才是大市场。”15年来,这句话陈淦泉一直挂在嘴边。
  
  “这些年长兴葡萄最大的发展,就是成了产业,采购商会上门来了。”在陈淦泉看来,这些年最让他欣慰的变化,是长兴两个字走进了葡萄采购商的心里。
  
  如今,到了葡萄成熟的季节,江苏、安徽、浙江其他地区的批发商会开着货车来长兴采购葡萄。“新品种就是物以稀为贵,市场小,会把采购商吸引来么?规模小,能成现在的气候么?”陈淦泉反问道,在他看来,正是长兴农户们近年来抱团发展,葡萄产业有了集聚效应,才使得长兴这两个字打响了名号。
  
  陈淦泉的想法其实很简单:肉该是肉的价格,葡萄该是葡萄的价格,合理才能长久。多年的从商经验,他看着许多新兴事物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,红火过一阵之后又消失了。“藤稔是最普通的品种,也是最多人吃的品种。”这个半路出家的农民,坚持走大众化路线。
  
  一个长兴县,不同的葡萄种植户勇于尝试不同的模式,本身就体现出了错位发展,全面占有市场的雄心。这些本身,可能正是长兴葡萄异军突起的原因。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