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投稿 (限新闻稿件,种植技术请到论坛交流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你的位置:水果邦 >> 新闻 >> 果业新闻 >> 国内新闻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两棵树下故事多 白果香榧,悲喜两重天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《浙江日报》   发布者:webmaster
热度186票  浏览47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2年10月22日 12:00

  香榧卖到300元一斤,白果挂在树上无人摘
  
  两棵树下故事多白果香榧,悲喜两重天

  眼下浙江省四大干果香榧、板栗、山核桃、白果陆续登场。有市民发现,香榧、板栗、山核桃今年价格都涨了,其中,香榧每斤售价普遍在300元以上,被人戏称为干果中的“茅台酒”。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过去的珍稀干果——银杏果,又称白果,身价已经跌到一两元一斤,由于收购价格太低,在浙北产区,成熟的白果挂满枝头,无人采摘,大量白果掉落地上,任其腐烂。
  
  两棵树下故事多
  
  宣家山村坐落于诸暨市赵家镇一条深山沟里。10月中旬,我们来到村里的时候,村民们家家户户都在晾晒香榧。两旁的山坡上,一团一团的浓绿色,都是香榧树。
  
  村民宣军达聊起香榧,笑得非常开心。“今年是小年,香榧减产两成以上。不过,青果的收购价从去年的20多元一斤涨到了40元一斤,产量减了,收入反倒增加了。”
  
  宣军达的哥哥宣军樟在诸暨城里开了家香榧店,加工销售自家和村民产的香榧。据他介绍,近几年,香榧的价格年年涨,去年市场零售价还只有200元左右,今年已经迈上了300元的台阶。不过,在他看来,这个价格也是合理的,“5斤青果加工一斤干果,去掉残次果,算上加工成本,是得这个价。”
  
  宣家山村100多户人家,家家都有三、四十棵香榧树,“按每棵香榧树平均产香榧青果60斤计算,家家户户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。”宣军达告诉我们,香榧树是村民的摇钱树,不少村民靠香榧在山下的城里买了商品房。
  
  如今,村民都把香榧树看作了宝贝疙瘩,在山上,我们看到,香榧树下都被拾掇的干干净净。宣军达告诉我们,这样果子掉在地上就不会找不到了。“现在香榧太值钱了,一颗果子就是一两元钱啊。”
  
  类似的场景在浙北长兴的白果产区也出现过,不过是十多年前。
  
  在长兴县槐坎乡六都村,村民的房前屋后、山坡上,有不少银杏树,成熟的白果挂满枝头却无人采摘。杂草丛生的地上,落满了白果,已经开始烂了,发出难闻的臭味。
  
  村民告诉我们,这几年,白果价格年年跌,去年更是跌到每斤1元的份上,还不够采摘的人工成本,所以今年索性没人采了。
  
  银杏树也曾经是村民的摇钱树。上世纪90年代初,白果的价格曾卖到30元一斤。“那时的白果值钱,村里一户人家有棵老银杏树,1年产果上千斤,卖了3万多元,为儿子造了一座房子。”
  
  如今,因为价格太低,有村民不得不将培育了几十年,正处在丰产期的白果树砍掉,改种其他观赏苗木。
  
  “后天”给力抬身价
  
  白果身价跌到这个份上,让省林业厅产业办主任康志雄也感到意外。在他眼里,白果是个好东西,对预防中老年心血管疾病有很好效果,是不折不扣的保健果。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除了面积、产量因素外,没有龙头企业带动,加工跟不上是重要原因。
  
  四大干果中,香榧、山核桃都是浙江省的特产,香榧主要分布在诸暨、东阳、浦江一带,山核桃主要分布在临安一带,尽管近几年一直在发展,但因为有一定的地域限制,加上生产周期长,人工新培育的香榧、山核桃基地短期内还难以形成大规模的商品化生产,所以市场价格一直比较高,并处在年年涨的态势。板栗、白果的适应性比较广,开发的也比较早,全国许多省份都有发展,价格炒到很高是很难的。
  
  但香榧能有今天的身价,与当地龙头企业的推动是分不开的。在诸暨,提起冠军香榧,几乎无人不知。冠军集团董事长骆冠军告诉我们,他是1994年开始从事香榧加工的,当时,香榧的产销还是“大麻袋进大麻袋出”,价格也就五六元一斤。
  
  如今,冠军集团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香榧加工基地,年加工香榧几十万公斤,冠军品牌成为中国驰名商标,在全国设立了近百家专卖店,近两年每年用于市场开拓、品牌宣传的费用在500万元左右。为确保产品质量,维护声誉,公司每年要销毁几万斤残次果,防止流入市场,每年为此支出上百万元。“这样才让我们的香榧能有好收益”。
  
  在冠军集团的带动下,诸暨涌现出几十家香榧加工企业,通过成立产业协会,制定行业标准,促使诸暨香榧走上了精品化、品牌化、高端化的发展道路。
  
  同样,在临安,也有几十家山核桃加工企业。近几年,加工企业还开发出了开口山核桃,使山核桃吃起来更加方便,促进了山核桃的消费。
  
  反观白果产销,省内至今还没有一家知名的加工企业。据康志雄介绍,如今省内只有金华的康恩贝生产的产品与银杏有关,但也只是利用银杏叶作原料。白果的深加工一直是空白,至今还停留在鲜食阶段。由于白果不耐储藏,大量上市,价格暴跌在所难免。
  
  产业先行果不贱
  
  近几年,随着身价暴涨,香榧也成了各路资本追逐的对象。在浦江、兰溪、东阳,都有工商资本大规模投资香榧基地建设。据省香榧产业协会统计,近几年,全省每年新增的香榧林在3万亩以上。处于同纬度的江西、湖南等地,也有人来取经,发展香榧产业。这不免让人担心,香榧会不会步白果的后尘,到时成为果农的伤心树?
  
  对这个问题,省香榧产业协会秘书长童品璋认为,短期内不会出现。据他介绍,目前全省香榧林在40万亩左右,其中处于丰产期的只有10万亩,年产香榧在2500吨左右,不及山核桃的十分之一。由于香榧的培育周期长,从种苗培育到进入丰产期,至少要15年以上,目前新发展的香榧林要进入商品化生产,至少也要10年左右。
  
  骆冠军更是放言,300元并不是香榧价格的顶。因为在他看来,目前的香榧消费市场还主要局限在长三角一带,随着市场的拓展,香榧的价格仍有上涨空间。他的底气还来自于香榧产品的深度开发,目前,香榧加工企业已经开发成功香榧精油、香榧酒、香榧食用油、香榧饼干等系列产品。骆冠军认为,即使新发展的香榧林大量投产,使香榧价格出现下跌,但暴跌不太可能。“大不了用来榨油,香榧油可比山茶油好多了。”
  
  康志雄告诉我们,果贱伤农的事过去也发生过,像板栗,最多的时候,全省有120万亩,也出现过板栗卖不掉,果农砍树的情形。近几年,随着加工保鲜技术的进步,板栗价格基本趋于稳定。今年,由于全国主要产区板栗减产,板栗价格还出现了大幅度上扬。他认为,避免果贱伤农,关键是要提高产业化水平和组织化程度,包括培育骨干龙头企业、成立产业协会、农业生产专业合作社,着力推进农产品深加工,实行品牌化经营等。(刘元斌、张健康)
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