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投稿 (限新闻稿件,种植技术请到论坛交流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你的位置:水果邦 >> 营养 >> 水果文化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柚之绿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   发布者:olaiya
热度368票  浏览192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5年7月03日 17:05
  柚叫胡柚,浙江常山,中国水果族中独一份。
  
  五月初夏,我们闻着柚花的沁脾余韵来到这座江南山城。
  
  东案乡,白马村,三家山,曾连福的柚园。
  
  青山环抱中,宽阔的缓坡,墨绿的柚树。茂盛的柚叶间,满是青青的小柚子,衬衣纽扣般大小,厚壮结实,小脑袋露出初见人世的羞涩。
  
  我们到柚园的时候,曾连福正猫着腰给柚树施肥。58岁的曾连福,个头不高,脸堂黝黑,精干结实,他是常山众多胡柚专业合作社的科技带头人之一。
  
  连福指着四周的柚树,神情自豪:我这柚园共有一百多亩,六户人家合作,每亩胡柚能卖八千多块钱。喏,这些小柚子,它们才出生不久,你们来迟了点,就在刚刚过去的几周里,这里就是柚花的海洋。
  
  在常山胡柚研究院副院长毕旭灿的描绘中,我脑海中显现着柚花的靓影:花身洁白,剔透如玉,花是常见的五瓣形状,骨朵圆润而厚实,花朵护着圆柱形的花蕊,蕊中有数枝嫩黄色的米粒芽,惹人爱怜。
  
  让我们继续想像。十几万亩柚林,成片的,漫山遍野,零星的,房前屋后,四月的常山,就是柚花的世界,人们的身心都沉浸在柚花的清香里,当然还有对柚果的种种希冀。
  
  这些小果子,不会像其他水果一样快速生长,它们要充分吸收大地的精华,不断沐浴阳光,还要经历长长的风雨,直到霜降来临前,全身金黄的胡柚,才会带着满足,懒洋洋地从母亲树上下来,奔向四面八方。
  
  在连福的指点下,我小心翼翼地给柚树施肥:沿着树冠外围,挖出一条浅浅的小沟,均匀点撒一把特制的柚肥,再用浅土和杂草覆盖。柚果吃过这一回,一直到采摘前,都不用施肥了。心中默念,小柚果小柚果,和着初夏的微风细雨,充分吸收,快点活泼起来吧。
  
  一柚一宇宙。
  
  成熟后的胡柚具有这样的品质:甘甜,脆嫩,多汁,略酸,微苦,鲜爽,回味。国内众多水果中是独一份。
  
  是什么造就了常山胡柚特别的品质呢?简单演绎,就会发现,是这里特定的山川风物成就了她。曲径柚林,风来泉响,山自在,云悠闲,全国生态示范区,浙江省重要的生态屏障,钱江源头的清流,够了,适宜的气候,周边植被的香味,土壤中的各种有机物质,都吸收在那敏感的柚果中了。
  
  每一个柚果,其实都是一部迷你的风土地方志。
  
  青石镇,胡家村,柚林的浓荫里,我们见到了胡柚的祖宗树。
  
  这棵编号5001、树龄107年的常山胡柚祖宗树,已挂上了浙江省古树名木保护牌。“祖宗”有十几米高,树冠覆盖的浓荫约有几十平米,树底撒着一些生石灰。离地面数十厘米后,大树立即分出三枝,犹如长大的兄弟分家,各自朝着天空自由伸展。向上一米左右,两枝又分出若干枝,向四周扩张,恰如分家后的子孙,它们也成家立业了。另一枝,树身上有好几个深深的洞,那是它曾经病过,治疗留下的痕迹。我们眼前这个“祖宗”,虽已百岁,依然壮绿,生机勃发,每年还要挂果五六百斤,多的年份达上千斤。
  
  在祖宗树前,听到了胡柚的数个传奇,但我最喜欢“孝子奇遇说”。
  
  很久以前,青石镇的澄潭、底铺一带,有一胡姓农户,生活虽贫困,却老来得子。这孩子出生时,宽首大耳,富态方正,笑容满面,老夫妇俩满心欢喜,将孩子取名“富有”。富有十岁时,父亲去世,不久,母亲也病倒床上,且喉咙发痒,咳嗽不止,长年抱病。小富有只得进山砍柴,想替母亲筹钱买药。整整砍了一个月,也没有筹够买药的钱。那时,正值秋季,天气干燥,又一天的中午,小富有又渴又累,正寻找山泉解渴之时,抬头远望,近处有一绿叶树上挂满金灿灿的野果,个个饱满如拳。突然的惊喜,让小富有的味蕾也充分地舒张,野果清凉爽口,润喉生津,吃后感觉如临春风般惬意。他连忙将野果全部采摘回家,剥给母亲吃,几天后,母亲的咳嗽竟然好了,身体也渐渐康复。富有返回深山,想将野果树移植回家,不料找了好久也不见踪影。回到家,他将野果的籽种下,精心培育,几年后,果树开花结果。后来,村里人越种越多,果子也越传越远,人们都叫它“富有树”,胡富有,胡柚。当然,富有也娶妻生子,一家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  
  这个孝子的传说,暗含了胡柚的三种主要信息:
  
  种植历史悠久。康熙年间的《衢州府志》记载:抚州明时惟西安县西航埠二十里栽之,今遍地皆栽。抚州,当地人对胡柚先前的称呼,西安县,就在今天的衢州市区,航埠西边二十里,就是今天常山青石镇澄潭村一带。据此说来,胡柚的历史至少已经有六百多年了。
  
  胡柚是柚与甜橙、柑橘等天然杂交而成。这种天然杂交,是大自然慷慨赐予常山先人之一种,它含着雨露而来,带着仙气。或许是南方飞鸟辛勤衔籽而来,或许是某次超自然的飓风携裹而至,总之,胡柚的先辈们,被常山大地所吸引,它们决计在常山扎根,它们要将自己特有的品质贡献给常山人。
  
  胡柚的神奇功效。它首先使富有在困境中尝到了甜头,然后,它让富有母亲的病体逐渐好转。“糖尿病人唯一可以食用的水果”,在常山,常听到这句骄傲的表达。
  
  胡柚的绿,是四季常绿,从叶片似蓝海的墨绿,到繁花似锦的翠绿,再到满树挂果的金绿,柚树始终用绿装点着常山大地,回报着勤劳而纯朴的人们。立冬小雪时节,这满地的绿中,就会被金黄而圆润的柚子星星点缀,这些金果,如星夜太空中银河般灿烂。
  
  一百多年前,一位诗人记下了这样的胡柚采摘场景:
  
  树树笼烟疑带火,山山照日似悬金。
  
  行看采摘方盈手,暗觉清香已满襟。
  
  青山,绿溪,金黄的胡柚,在阳光下迎风摇曳,果农或游人,满怀欣喜,左手接着右手,满身已沾柚香了。
  
  柚之绿,在南方中国,在浙江常山。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